窗外,细雨朦胧。枯树的枝干挡住我的喷嚏,那丫杈后面的建筑物厚重而迷茫。表情冷漠的路人匆匆走过,完成各自毫不相干的行程。耳边传来熟悉的吉他声,伴随雨点“滴嗒”“滴嗒”的敲击,记忆被寒风反复抄写,那穿透苍白的落寞,像是挤出了我的灵魂,随风飘荡……

  清茶一杯。闲坐。沉淀。深深地陷入那缕哀愁。岁月轻抹痕迹,彼岸的花草早已烟灭,人影稀疏,面容模糊。骤然间发觉,原来我依然愿意固执地停留,不为过去的人,只为曾经的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愿再写圈守心灵的文字,但内心却丝毫掩饰不了心灵最脆弱的地方,那小心翼翼的珍藏。茫然浏览,每一个熟悉或陌生、鲜亮或灰暗的头像,只能让我的鼠标毫无目的游弋,再点燃不了眉睫中倾诉的欲望。那或多或少、或有或无的记录,诠释着那些想记住或不想记住或想彻底忘记的往事,心口上曾经的执念早已荒芜,一切都变得那么遥远和虚幻。

  “啾啾啾”,会话框处偶尔发出动听的蛐蛐声。轻轻点开,总会看到一张灿烂的笑脸,或一杯袅绕着清香的热咖啡,甚或是一首喜欢的曲子。在?于是会心一笑,弹指过去:在!然后无需再言语,在彼此忙碌的事务中,享受着那份心照不宣、甜而不腻的情谊。

  淡淡的喜悦,温馨的感觉,那种因被牵挂而放射出的点点幸福,氤氲着若隐若现的浪漫,如同站在寒冷困惑的边缘,遭遇扑面而来的热浪,让人心生涟漪,温暖而感动。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那饱含磁性的声音还在缓缓的反复循环着,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雨珠渐渐演绎成雨线,顺着玻璃急速滑落。悦耳铃声清脆响起,看着在桌上固执闪烁的手机,眼前呈现前天那张凶神恶煞的脸。慢慢拿起放在耳边,里面传来平仄中嵌满歉意的声音:“外面在下雨,感冒了别出门,儿子我去接,下午没什么事我早点回去。”没有期待中的“对不起”,没有深情款款的温柔剖白,但隐藏在脸上的寒冰,连同心头碎玉般的凄婉,瞬间荡漾开来,那释然后的轻松,如同冬日雨天里捡起炎夏里盛开的花骨朵,空气中弥漫着愉悦的味道。我突然明白,原来幸福,在这阴霾的雨天里,其实也是这么简单!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整理好心情再出发,嘀嗒嘀嗒嘀嗒嘀嗒,还会有人把你牵挂。”耳边的歌声还在动人心魄地飘荡着,窗外的雨,还继续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