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一生常因自己寻求的职业,影响一辈子。而我这一生的生命史,则是与电信局结下一世缘。我大学读的是与电信局有建教合作,位于台南的国立成功大学交通管理系,由于学习成绩优异且曾是学校社团领导人,被我的恩师,教电信人事管理的陈尧先生看中,于大四下学期询问我,愿不愿意于毕业后跟随他到电信总局人事室工作。那时他才34岁,是总局最年轻的一级主管。由于恩师也是一个苦学成功的人,他小时候因为家贫,家中需要他协助爸爸务农,无法就学,但恩师胸怀壮志,是一个刻苦自励,在牛背上及羊群中牧羊读书,而最终功成名就之人,也是母系与电信局建教合作第一期的髙材生。进入电信局后又再到政治大学企管研究所拿到硕士学位,并考上最高级的甲等特考,被考试院在原服务机关任命为总局一级主管,甚受总局长方公贤齐的重用。那时恩师仕途恰如日中天,我深感自己才疏学浅不知道能力是否能够胜任,除了非常感谢,并复以定尽犬马之劳,希望能不负他的重用。

  毕业后经过特考,我正式取得电信人员任用资格,在陈老师安排下,真正的是重用我,要我当他的秘书。他先安排我做了二个月的收发,要我从中了解人事室的各项业务及与各个机关的往来关系,授权我替他先行批阅所有的公文。凡是不属重要决策性公文,便直接批交各科科长转各组组长办理。全室工作分为招雇,任免考成、抚恤及国内外训练三个科,我则隶属第三科国内训练组。当实习一年期满后我的长官阮科长给我的考评是:“可塑性高,是值得栽培之人”。没多久我的主任,即派任我为“主办员”一职。那时在所有同期毕业的同学中,我是第一个有职务的人。我与主任的座位排成L型,正式做起机要秘书一职,那时22岁初出茅芦的我,真的是以初生之犊不畏虎的精神,大胆的尝试去做许多工作,但是如履薄冰般谨慎处理整个人事单位的公文。也许是年纪轻记忆力佳,很快的便熟稔了这份工作。而且对各项工作的执行细节均了如指掌,并很谦虚地向各科科长请益,有时提出一些浅见,供他们参考。我当时深得主任器重,并为他在成大电信组授课时担任助教,出考题、计算成绩,辅佐主任継续从成大培育新秀,为电信事业挹注新血。因为主任在学时,电信建教班只维持了五届便因故停办,直到恩师派任为总局人事室主任后,有远见的他,得到方总局长的支持,在恩师多方努力下,幸运的我(第十三届)成为续辨的第一届十五位受益人之一。主任的高瞻远瞩,在30年后得到印証,有许多同学均身居要职,而在1969年恢复建教班前,当时前面数届的先进学长们在电信岗位上,圴为成大人在电信局打下了深厚的基础,身为主任爱将的我,亦不敢掉以轻心,跟着学长的脚步前进,充满了使命感!

  主任平时公务繁忙,常要主持或出席许多会议,有时也会出差及到他国洽公。我不但要把所有会议记录看过,记下要点,以备研阅公文时之参考。平时接听主任电话时,大约都能一听便能分辨出对方是谁?并可与对方讨论他们的事情目前进行的情形,这一点令许多人惊讶我的记忆力。主任有时出差数日,公事已经有科长代理,但我也会留意观察,待主任回来再向他非正式的报告。遇到主任出国时期较长时,我也会用当时最方便的“邮简”,写的满满的,向他报告本室及局内发生较重要的事,使他与局务不致脱节太多。

  主任对我的厚待,当然也产生了负面的声音,觉得我升迁太快。但我为人热诚,从小学起,大家都觉得我是当服务股长的不二人选,专门做一些义务劳动的事。譬如在局里有婚丧喜庆,或是有同事生病或生小孩要发动出钱买礼物、送花或是安排去探望等这类事,我总是登高一呼,很顺利的办妥,增进同事间彼此感情。渐渐地我的热心及真诚,感动了大家,那些不满的杂音也就消声匿迹了。

  后来主任职务异动,调离人事单位,宦海浮沉本是常有之事。由于我仍是隶属于主办局内训练的工作,故继续留在人事室,专办国内训练工作,督导电信训练所训练业务。又因为掌握本局内劳工教育训练经费,须要推动各处室利用公余时间办理劳工教育工作。但因为这个叫做劳工教育班的,每一个班都要有一位干事负责班务,开班后的干事须要找师资、找教室,付老师钟点费、记上课日志,非常繁锁,虽然干事有300元工作费,但总是开班不易。我决定自己下场当干事,我喜欢插花、烹饪、学语文,因此先从开插花班起,去辖局台北局洽请在那儿开班的池坊流名师黄老师,每周一中午在大会议室上课二小时。由于老师经验足、美感好,配的花材质美而价格廉,所以来上课的同学十分踊跃。很多同事都是每周上完课,便把美丽的作品放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供大家欣赏,的确起到了美化局内办公环境的作用。我这当干事的虽然要做的事比较杂,但也因为能够胜任而心情愉快。过了一年后班务上轨道了,立刻就有其他热心的同仁接办下去。

  第二个目标放在英语训练班,我去打听辖局开班的经验后,知道大都是去师大语言中心张贴布告,寻找那些来台学中文,又有一点教学经睑的美国学生,请他们来局指导大家学习英语会话。由于局方与国外有许多技术合作及交换访问计划,所以同仁有出国训练或考察的机会甚多,学好英语成了每个同仁圴很重视的一件事情。因为同仁英语程度不一,因此开中级班及髙级班各一个。由于我在大学时期,原准备毕业后出国读书,所以也很注重加强自己的英文程度,这对我开办英语训练班有很大的帮助。我虽参加高级班,但也常去中级班了解成员的英文程度,寻找适合的教材及师资,这样才能达到训练进修的目的。我也因为需要时时与老师接触,用到英文的机会多了,无形中我觉得我是最大的受惠者。

  接着又着手开办了烹饪班,记得我上初中时便知道,在60年代那时旗下有个面麦食品推广委员会,为了是要教导台湾老百姓如何做面食,设有一个专门教烹饪的单位,只要有人提供场地,召集十人以上,即会派老师带着炊具及食材和用具前来授课,在一星期内包你学会使用面粉做很多食物,如包子、花卷、饺子、面条、馒头、蛋糕、西点等。我立刻打电话到处询问,果然就找到这个教学单位,局内的女同仁们都高高兴兴的分批免费利用中午时间来学习,既吃又玩,而且还学会了如何做面食,等到下午上班后再与办公室的其他同仁共享这一成果,使大家都感到其乐融融!

  事业机构改组为中华电信公司后,我又被调到管理电信全区土地房屋的产业管理科,由于我是重新接触完全陌生的业务,困难重重在所难免。但那时我读了一本书叫《人生的光明面》的书,作者皮尔博士教导人们:“凡事均要抱着我一定可以做到的决心,以正面的思维,向着一定会成功的标竿直跑,成功必属于你。”我受了他的激励,决心一定要努力重新面対未知的未来,就这样在长官同事们的照顾下,我对新工作又慢慢地顺手了,工作顺心且家庭和乐!

  由于本科是负责要到全台各地,购买兴建电信设备之土地业务,因为购地案必须熟谙《土地法》等许多法令,稍有不慎极易会被冠以“图利他人”之名而涉讼,甚至锒铛入狱的大有人在。起初没有办案经验的我,对这种公文不太会写,这时职位比我小的阿华,看出我有下笔不易的难处,我永远记得她带着亲切的笑容対我说:“要不要我帮你写一个样本,供你参考?”这真是一句多么富有情谊的话呀!后来我才发现她是个具有贤慧美德的基督徒,从她的身上我也学到许多珍贵的美德。

  如今回想起来,我真的是何德何能,上苍如此的恩待于我,一路走来竟然遇到这么多贵人。后来当我也做小主管时,我也以她们这些人的行为做典范乐于助人,对新来的同事伸出援手,我希望能对那些在迷惘无助中的朋友,略尽绵薄之力,以报答以前对我有恩的贵人们。

  在产业管理科学习了5年后,因表现良好,职务又得晋升!爸爸妈妈都好高兴,一直到1988年左右,我对产业管理业务已熟悉,但我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与不同的人进行接触并向他们学习,于是便立定志向,往做公共关系的公关科迈进。

  首先注重仪容保持端庄,培养语文能力,在局内劳工教育训练班学习工作上需要的日文及英文,并到局内的电信训练所参加英语高级班的训练,以一篇名为《IfIwereapig!》穿着一套粉红色的套装,头载一个粉红色的发箍,以粉红色的小猪自喻,获得头彩,最后以95分第一名结业。我的努力受到上级长官的注意,那时我们的恩师早已是一个以业务出身,而领导技术挂帅的中华电信公司的董事长,他的那些桃李们,个个努力工作且都崭露头角,也纷纷位居要职。我也孜孜矻矻的,工作不落人后。未几,总公司总务处公关科又有位置出缺,总公司总务处洪处长也是成大早期的学长,感谢他对后进的提携,我又升官了。妈妈好高兴,有一天中午跟爸爸来找我,庆祝我找到自己喜爱的工作,饭后路经一家卖皮草的服装店,因该店一周前遭祝融之灾,全店衣物大打折,妈妈看上了一件貂皮短外套,要我试穿给她看。由于那件貂毛乌黑油亮,穿上它使人显得更高雅,妈妈以一折的价钱买下,送给我做为我荣升的礼物。这件貂皮大衣我至今仍保存如新,做为一生的纪念品。

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  1991我终于如愿以偿,进入公关科负责接待外宾,1992年登上年报《今日电信》的封面。接着我主办的业务包括:接待国前来公司拜访董事长、总经理的国际友人及重要来宾,以及负责安排各界人士来公司参访的业务。我另外仍须负责公司多媒体简报的制作,中英文年报(AnnualReport)的制作及总公司举办大型活动(APEC、电脑展、业务发表会等)的接待任务及协办公司开记者会或庆生会的工作,这些对我而言,虽然忙碌,但我却如鱼得水般,工作胜任愉快。每日像一只快乐小鸟,在外发挥所长,展翅翱翔,我想这大概只有用“适才适所”来形容是最为恰当不过的了。

  2001年公司为要民营化,精简人力,推出许多优惠退休方案,拟将原有三万多名员工鼓励退休逐渐减少至二万人。那时因为我的婆婆已八十多岁,身体状况渐渐不佳,每晚下班吃完饭后,就开车载她去医院的夜间门诊做复健,风雨无阻,长达七年。同时因为我的爸妈年纪也日益老迈,而姐妹们大多定居美国,只能偶而轮流回台探望一下,因此大部份的时间都是我和我的先生在照顾。我既要照顾好三位老人,又要上班,所以有时都会很费心的把三个人的看病时间,安排在同一天,以方便照顾。先生侍亲至孝,为婆婆身边找来照顾她的佣人从未间断过,那时我52歳,为了不好意思常为处理老人家临时健康出状况而必须经常请假影响公务,便在尚未做好退休生涯规划下,放弃了自己人生最喜欢的表演舞台-中华电信!

  如今已是将近古稀之老人,但每忆及三十一年的职场生涯,除了感念栽培我的恩师外,对于陈董事长及一路走来曾经帮助过我的众多长官及同仁好友们,总让我在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感激与无尽的思念!愿我的根—中华电信,在与众多民营电信公司竞争下,永远是一个强大的巨人,?立不摇!我也向至今仍在工作岗位上,为中华电信永续经营而努力的电信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