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儿童文学作家金波、曹文轩沪上对谈——儿童文学应当有审美的品位和格调

谈儿童文学的审美品位与审美格调,归根到底是谈好的儿童文学应该具有什么样的品位和格调。以儿童文学作家金波的理解,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必须有趣、有益、有用。2017上海国际童书展首日举行的“金波、曹文轩对谈会”中,金波表示,作品有趣,孩子才会喜欢,才愿意去听、去看。“有益,就是对孩子有好处,有正能量,孩子听完了故事会思考,应该得到怎样的一个益处。”

至于何谓“有用”?金波特别指出,儿童文学是给孩子读的,也是给成人读的,成人读了,要和儿童去交流,并引导儿童阅读。“有用就表现在成人可以不断地去开掘作品的内涵,开掘其丰富性、技巧性和多样性。你可以这样看,他可以那样看,这些不同的看法和感觉,通过老师和家长送到孩子手里,让他们感觉到作品有用,所以‘有用’这两个字主要是针对着成人看儿童文学的。”

要培养孩子强大的内心

对于金波的这一说法,少儿军事文学作家八路非常认同。他以自己的写作现身说法道,所谓有趣,即故事要有意思,不枯燥,合乎主旋律、正能量,但是不一味高大上,而是要接地气。

而所谓“有益”,体现在八路的创作诉求中,是希望对孩子的成长有益。八路表示,虽然现在的中国儿童文学市场相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改观,但倒退十年,他儿子小的时候,儿童文学读物却是特别单一,以校园题材为主,还有一些同类题材的漫画,“找不到适合给他看的读物”。

正因为此,八路萌发了自己给孩子写童书的想法。“迄今为止,我都写的清一色的军事题材。刚开始反响不怎么好,我最早的一套书《少年特战队》卖得不好,但是经过四年左右的积累,《特种兵学校》出版后的第二年就开始畅销,所以它需要经历一个培育的过程。”

某种意义上,这是因为八路填补了一个儿童文学领域的空白。他开始写作时,国内还没有少儿军事文学这个概念,也是他最早给这一类别下了定义。在八路看来,少儿军事文学必须包括知识、技能和品质这三个要素。“我的书里,会提到很多军事科技知识,军事科普知识,军事谋略知识,然后还有一些军事的,特别是未来科技的知识。说到技能,其实就是教给孩子在困境求生的技能。接力出版社前些年出版一本《荒野求生》的书,就强调技能。体现在我的书里,我写到战斗机被击落了,里面的人物是怎么活下来的,战斗机里面会投放一个救生艇,救生艇里面有救生包,救生包怎么用,我讲得很细,操作性很强。然后讲他们是怎么求生的,怎么捕鱼等等,这些都很具有操作性的知识技能。”

说到品质,体现在少儿军事文学题材上,八路认为,就是要培养孩子强大的内心,让孩子通过书里的这些励志故事,学习坚韧不拔、做事情不抛弃不放弃的品质,成为一个有责任感、有担当的人。同时还要让他们有强健的体魄。只有把知识、技能、品质这三个要素综合在一起,并把学会生存的理念贯穿其中,才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少儿军事文学。

由此引发的疑问是,这般充满阳刚之气的童书,是否只是“写给男孩的书”?事实上,接力出版社此次推出包括《集结,猎人特训营!》《展翅,獠牙战斗机!》《出击,“虎鲸号”航母!》《强攻,海星岛要塞!》四部作品的“铁血战鹰队”系列小说时,也曾考虑打上“写给男孩的书”的标识,但后来还是没有这么做。实际的情况是,这套书同样受到女孩的关注。八路表示,如果说男孩更关注书里面的军事知识,女孩更关注的是里面的人物。

创作要重视经验和记忆力的观感

如果说重视知识积累是重视经验感的一种体现,那么八路少儿军事文学作品对知识的借重,在一定程度上对应了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在对谈会上强调的,当下儿童文学创作尤其要重视经验,重视记忆力的观感。

曹文轩是针对目前中国儿童文学的现状发此感慨的。他表示,现在大量儿童文学作品严重缺乏经验感,相当数量的作家热衷于写虚幻的、幻想的作品。“我不是说不能写这样的作品,但我总觉得一上来还是要下一点写实的功夫。虽然他们的作品表面上看显示出了一种强劲的想象力,但这想象力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一个危机,就是严重缺乏记忆力,即对从前生活,对当下生活的记忆。”

以曹文轩的理解,对于一个想有所成就的作家来讲,记忆力太重要了。因为我们所记忆的东西,是怎样丰富的想象力都不可能达到的。原因在于,造物主的想象力总是要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力。“我说的造物主的想象力,就是他在冥冥之中给我们安排的命运,他让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分钟甚至每一秒钟都发生着奇特的故事。这些奇特的故事,是任何一个幻想的心灵都不可能到达的。”

也是在这个意义上,曹文轩强调记忆力非常重要。“我们现在说托尔斯泰、鲁迅的时候,不怎么说他们是很有想象力的人。我们会说,他们带着记忆力在写作,我们佩服他们写实的功夫,他们体现在作品中的现实主义精神。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意味着要否定想象力,我多年来一直在强调想象力的问题,但这两年有感于儿童文学的现实,感到有必要强调一下记忆力的问题。”

如其所言,有些经验层面的问题,未必是想象力可以解决的。八路举例表示,在《展翅,獠牙战斗机!》这本书里,他提到了隐形战机,隐形战机怎么是隐形的?“我看过网上一个帖子说,大阅兵的时候飞机从天上飞过去,我都看到了。它不是隐形战机吗,我怎么可以看到?我在书里就讲了什么是隐形战机,所谓隐形不是人眼看不到,而是雷达捕捉不到。通过吸波材料,红外隐身这些技术就可以实现让雷达捕捉不到的目标。”

这也就意味着,八路的作品包含了一定的专业性。但他并不担心孩子会看不懂。在他看来,孩子的知识面其实是相当广的,他们一看能够分辨出优劣,也能分辨出什么是正宗的军事,什么是伪军事。说到为何会写空军的题材,八路表示,这和我们所处的时代背景有密切关系。“现在我国军事正处于一个转型变革期,其中最重要的变革,一个是海军的变革,一个是陆军的变革,作家要看到这样的变革,并在作品中有所反映。”

要发现让儿童感兴趣、认为美的东西

当然,八路的创作紧贴时代背景,并不是说他的作品跨越文学的边界,从而服务于文学之外的需求。在曹文轩看来,文学应该是讲边界的,文学就是文学,不应拿文学去做其他的事情。“中国当代文学一个深刻的教训就是,在长时间里头始终没能确定文学的边界,它常常在做越界的事情。成人文学也好,儿童文学也好,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一直没搞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

在曹文轩看来,作家是知识分子,但作家同时又是特殊的知识分子。两种身份对其要求是有所区别的。在北京歌德学院的一个研讨会上,曹文轩发表过这样的观点。“我说北京海淀区街头如果有一个厕所,它的位置不合适,你作为知识分子,就应该打电话给海淀区政府,如果海淀区政府不理你,你就应该打电话到北京市政府。但作为一个作家,作为一个特殊的知识分子,我觉得你根本就不应该看到那个厕所,因为这不是你要关心的事。”

但实际的情况是,中国新时期文学,尤其是成人文学里,一个非常重要的意象就是厕所。曹文轩质问,全世界大概没有一个国家有那么多作家热衷于在文学作品中写厕所。他明白作家们这么写,是因为他们认为美是很矫情的,写厕所能找到一点真实感,“形成这么一个语境,我真是百思不解”。

曹文轩的质问,其实触及了文学应当有怎样的品位和格调的问题,而具体到儿童文学,他触及的更可以说是一个审美教育的问题。对此,金波举例表示,已故儿童文学作家鲁兵曾提出“儿童文学是教育儿童的文学”,当时被人误读,以为他强调儿童文学的教化功能。其实他所说的“教育”内涵丰富,其中就包含了审美教育的意味,他自己的作品也非常具有审美品格。在金波看来,儿童文学的审美是非常重要的,但审美教育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趣味。儿童文学作家要能够发现让儿童感兴趣的、认为美的东西。“审美要从趣味开始,而真正进入到审美的阶段是从思考开始,这是文学规律性的东西。”

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金波所说的趣味自然是审美趣味,而不是曹文轩反对的恶趣味。曹文轩表示,17、18、19乃至20世纪初的整个文学都讲审美,托尔斯泰、沈从文等具有古典形态的作家,他们的作品在向人们提供了认识价值的同时,也提供了很高的审美价值。但自20世纪中叶开始,也就是现代主义兴起的时候,这个审美就逐渐被挤压了,“中国当代作家很多是不讲审美的,我们只讲认识价值,跟着现代形态的文学潮流走。好在儿童文学大多还在这个潮流之外,但也受到了冲击”。

归结到一点,儿童文学当有审美的品位和格调。在金波看来,所谓品位和格调,固然要求我们的作品写得美,写得细腻,但更为重要的,还在于作品背后人性的有品位,有格调。“所以儿童文学作家首先要把自己做好,把人写好,那个人很值得你去写,能真正感动你,你去写他,就会自觉不自觉地,把他写到一定的高度,在这样的写作过程中,就会自然体现出审美的品位和格调。”